点击关闭

公司员工-且就DeepMind一直连年“烧钱”的情况下-拉齐奥全资讯

  • 时间:

91岁打破短跑纪录

而且就DeepMind一直連年「燒錢」的情況下,金主「谷歌」還依舊不撒手,DeepMind這碗「軟飯」吃的是穩穩的。

因為DeepMind團隊背後是數百名昂貴的研究人員和數據科學家來支撐的,說白了,DeepMind的員工太值錢了!

從DeepMind燒錢史看:它是如何被供養的?

DeepMind的轉身還沒有結束,賠錢也在繼續,谷歌雖具有堅固的營收能力,但對這樣一個賠錢貨DeepMind,谷歌未來會不會撒手?從谷歌過往曾多次高價售賣旗下不同業務的履歷來看,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為什麼DeepMind這麼「燒錢」?

燒錢的背後:DeepMind要的自由和麵包一樣都不能少

據了解,DeepMind經歷了連續六年至1029倍的瘋狂虧損后,截止到 2017年,其總「燒錢額」達3.02億英鎊(約4億美元),而2016年的虧損額是9395萬英鎊;其中運營損失額度相比2016年的1.24億英鎊猛增到2.79億英鎊,幾乎翻了一倍;除此之外,其稅前虧損的2.81億英鎊(3.41億美元)與上一年的1.27億英鎊相比擴大了124%。

下一步是不是要呈指數增長了?

不言而喻DeepMind贏了,他贏在了「百萬年薪」上!

2、谷歌的盈利能力很強,一家營收能力較弱的公司想要發展必要得到這樣的大公司支持。

震驚的是,據領英數據顯示,就目前DeepMind839名員工的基礎上,現每名員工的成本已增長到47萬英鎊(約合人民幣400萬)!所以在「吸納人才」這件事上,DeepMind真正的贏在了「百萬年薪」上。

但DeepMind缺乏持續穩定的營收能力,所以在2014年穀歌向DeepMind提出「資本聯姻」時,DeepMind基於以下兩點收下了谷歌的橄欖枝:

據了解,DeepMind的創始人哈薩比斯從小時候他心裏就只想着兩件事情:要打造世界上第一個人工通用智能;我的技術就要擁有絕對的自由。

近日,DeepMind提交給英國「公司登記局」(Companies House)的2018年財務數據顯示,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的DeepMind在2018年的營收翻了一倍達 1.24 億美元,但其凈虧損竟已飆升至5.7億美元(約合40.2億人民幣)。

DeepMind的轉身,谷歌究竟要不要撒手?

1、谷歌在AI上的研究起步早、並且想獲得谷歌的計算能力;

不僅如此,從DeepMin從成立迄今,一直都處於「入不敷出」的狀態。

而且哈薩比斯除了專註搞研究之外,還喜歡自己掌控一切,絕對的自由。

因為在哈薩比斯心中,他認為AI將有助於解決一些全世界最棘手的問題。所以他想做的一直都是專註于搞研究。

近日第一家提供自動駕駛的士服務的自動駕駛汽車公司「Waymo」大概在商業化的道路上卡了脖子,雖然不論是在現實中亦或者虛擬駕駛中,Waymo已經行駛了一百多億英里。

據悉,DeepMind為吸納人才,其員工數量從2016年的350人到次年的700多名員工,一年時間員工數量就翻了一番。而且,截止到現在為止,DeepMind的員工數量已達到839人。為了留住人才,DeepMind在行政管理上的支出也是逐年激增。

正如哈薩比斯想的那樣,DeepMind的使命就是要「解鎖智能」,初心一直都是致力於解決人工通用智能方面的挑戰,同時也可以使得公司創建出多功能、通用化的人工智能,能夠像人類一樣真正具有思考的能力。

從2017年的1.64億英鎊增加到去年的3.98億英鎊,增幅達104%。其中員工的相關支出已從2016年的1.05億英鎊增加到2億英鎊(2.64億美元)。在這2億英鎊中,除了人才薪酬之外還包括福利、出差旅行的支出。

同時據最新資料顯示,去年DeepMind4.7億英鎊的虧損相比上一年的3.02億英鎊,漲幅更是達到了55.6%。

但自去年年底到現在都沒有駛出初創地「美國亞利桑那州鳳凰城」,所以DeepMind雪中送炭了!

DeepMind表示,他們這次是受到了達爾文進化論的啟發。

DeepMind連年虧損,決定轉身進軍「自動駕駛」領域?

更令人驚訝的是,相比去年數據,自2011年29.3萬英鎊到2017年3.02億英鎊虧損額來看,六年翻了1029倍,七年翻了1600倍!

DeepMind CEO戴密斯·哈薩比斯據了解,此前亞馬遜,蘋果,Facebook與DeepMind和Alphabet陷入了一場以構建「可以改變行業的自學算法」為目標的激烈紛爭中,他們都要雇傭世界上最好的AI專家。

與此同時早在2016 年年初,DeepMind 旗下就成立了 Health 部門,當時宣布將在5 年內把 AI 引入到醫療領域,但在去年年底,DeepMind宣布將旗下的健康部門、以及負責推進「Streams」的團隊調整合併到谷歌旗下的「Google Health」部門中。

「百萬年薪」是燒錢的一個原因之外,另外一個原因才是重頭戲:DeepMind的創始人兼CEO哈薩比斯是個搞研究的傲嬌自由主義者。

據了解,2016年DeepMind雖盈利4020萬英鎊(5270萬美元),但這部分錢也都完全來自為其母公司Alphabet 其他版塊所做的工作,而不是其自身的外部客戶。也就是說,連年都賠錢,好不容易賺了點錢,還是「依靠」Alphabet得來的。

摺合出DeepMind每名員工的平均年薪竟達28萬英鎊左右(約合人民幣250萬元),這僅僅是去年。

據悉自2014年DeepMind入駐谷歌麾下后,雖然憑藉著AlphaGo名滿天下,但是其「溫飽」幾乎全靠谷歌母公司Alphabet解決,DeepMind一直都是被供養長大的?

若被谷歌納入麾下,哈薩比斯就可以專心做研究,而用在運營等瑣事上花費較多的精力。

不僅如此,DeepMind不但無底線的賠錢,而且在賺錢盈收方面的進展,一直都令人擔憂。

據悉,近日Waymo正在與DeepMind展開合作,共同致力於提高AI算法訓練的有效性,為此DeepMind基於現有的問題上設計了一種基於進化競爭(Population Based Training)的自動優化超參數的算法。DeepMind將與Waymo強強聯手,共同推進自動駕駛領域的發展。

DeepMind的虧損額,從2011年的29.3萬英鎊(約合250萬人民幣),一路猛增到去年的4.7億英鎊(約合40.2億人民幣),其連續七年竟增長了1600多倍!

所以在谷歌收購了DeepMind之後,他還是讓DeepMind留在了倫敦,和位於硅谷總部的谷歌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這樣他就可以在運營中保留更多的控制權。

這其中,經營虧損 (Operating Loss) 也由2017年的2.8億英鎊激增到4.65英鎊。

2017年,DeepMind從其他公司收取的技術服務費共計5442萬英鎊(約合計人民幣4.9億元),同比2016年的營業額4020萬英鎊增長了35%。聽起來,好像是賺了錢,實際和2017年虧損的3.02億英鎊相比,簡直就是「杯水車薪」。

所以DeepMind背靠了谷歌這個「金主爸爸」,既有錢又可以專心搞研究,何樂而不為呢!也是因為哈薩比斯這樣一個搞研究的傲嬌自由主義者,DeepMind連年虧損也是合乎常理的。

今日关键词:大陆暂停参加金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