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防控金融风险攻坚战的收官之年-派对游戏-cctv证券资讯频道直播
点击关闭

攻坚战城商行-三年防控金融风险攻坚战的收官之年-cctv证券资讯频道直播

  • 时间:

小丑获剧情类影帝

中小銀行的問題如果是應對不當的,是有可能會導致一些系統性的金融風險,因為我們現在的中小銀行的群體是巨大的,我們現在的城商行,農商行,農信社,民營銀行和村鎮銀行,從數量上面來講是巨大的,那麼大的群體,那麼大的數量規模的中小銀行,很多都出問題,有可能會導致一場系統性的金融風險。所以這一方面的情況,是值得我們高度關注的。

在去年8、9月份的時候,很多城商行還沒有公布上一年的年報,這就說明我們相當一部分中小銀行自身是存在問題的。

易行長的講話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判斷,跟兩年之前,也就是說17年下半年,18年初的時候,那個判斷是完全不一樣的,17年底的時候,中央對金融風險的形勢判斷,認為是非常嚴峻的,確確實實我們當時是面臨著很多的風險,中央的一個說法是金融風險是點多面廣,違法違規,亂象叢生,所以中央在那個時候才提出來要打攻堅戰,所以經過這一年多的努力,應該說這些風險得到了比較好的防控。比如說我們開展互聯網金融的專項整治工作,風險得到了比較好的控制。

但是我們現在也應該看到中央政府或者是中國政府在反恐金融風險的能力方面,我想這個應該是值得大家高度信任的,相信中央政府,中國政府有處置風險的能力。前一階段處理包商銀行和錦州銀行的時候,大家能看得到,儘管對處理包商銀行事件有很多不同的看法,但是總體上我們能夠把這些風險處理掉,證明我們有防控金融風險的能力。所以從2020年來講,特別是從防控金融風險的角度,我覺得我們首先的一點還是應該樹立或者說應該充分的認識到金融風險的危害,也就是說要充分的認識到維護金融安全,維護金融穩定的極端重要性。無論是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還是前不久召開的十九屆四中全會,仍然在強調我們要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我覺得這個是一定要做到的。要不然的話,整個經濟別說保6,整個經濟的發展都會受到嚴重的威脅。所以中央在這一方面也是保持了高度的警覺。

第三,從當前來講,就是要控制住我們的風險點,不讓這樣一些風險點蔓延,不讓這樣一些風險點擴散,演變為一場系統性的金融風險,所以這個也是中央在最近採取很多措施,來控制金融風險,特別是來一個一個化解金融風險點,這個工作我們一定要抓好,不能讓風險點由點到面,由面到全局擴散開來,這樣會引發新的系統性的風險。

另外一個方面就是國際市場劇烈波動,發達國家政策的變化,都會對我們國內產生非常大的衝擊和影響,所以外部衝擊風險仍然是值得我們關注的。雖然我們取得了階段性的成果,防控金融風險,但是過去已經有了金融風險仍然還沒有完全控制住,特別是值得我們關注的,我覺得在新的形勢,新的背景之下,我們又面臨一些新的風險。這個新的形勢和新的格局,我覺得跟經濟下行有非常密切的關係,就是在經濟下行的背景之下,有可能過去沒有暴露出來的風險,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之後,有可能暴露出來。

最後一點,從長期來看,還是要從體制機制,從制度層面來做好工作,十九屆四中全會講到的國家治理和國家制度,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方面的問題,所以我強調的是要加強金融制度的建設,強化金融治理體系和金融治理能力的現代化,這個是我們穩妥處置風險的一個最根本的原因。金融風險我覺得是金融活動自身帶來的,這個是沒有辦法避免,金融活動就意味着要經營風險和管理風險,金融活動就是在經營風險和管理風險,不可避免的存在風險。只要我們防控得當,把金融風險點控制一定的區域,一定的幅度,一定的範圍之內,我們就能夠化解掉這樣一些風險,為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創造一個比較穩定的,寬鬆的貨幣金融環境。

還有一個指標就是城商行的不良率,19年9月份的時候,是超過了2%,達到了2.4、2.5%,這是最近十年以來城商行的不良率,農行商去年的不良率超過了4%,這應該不是城商行和農商行真實質量的反映。有很多是新面臨的一些風險,我們應該下大力氣來解決。

新浪聲明:所有會議實錄均為現場速記整理,未經演講者審閱,新浪網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着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新浪財經訊 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論壇1月4日在京舉行,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院長何德旭出席並演講。

還有在穩槓桿方面,17年開始降槓桿,槓桿到一定程度之後,現在提的是穩槓桿,僅僅是結構性的去槓桿,這個方面也取得了比較好的成效。我們講了那麼多的風險點,包括高槓桿風險,互聯網金融風險,影子銀行風險,外部衝擊風險,房地產的風險,應該說絕大多數的風險點都得到了比較好的控制,但是在有些風險點方面,還是沒有完全的解決好。比如說地方政府的債務風險問題,仍然是值得我們高度關注的一個非常大的風險點。

他表示,打完三年攻堅戰之後,還應該樹立打金融風險持久戰的理念,千萬不要以為現在防控金融風險的能力強,我們取得了防控金融風險的攻堅戰,我們就可以萬事大吉,高枕無憂。按照總書記的話講,防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永恆的主題,是一個長期的任務,這個方面要高度注意。

第二個方面,在2020年,是三年防控金融風險攻堅戰的收官之年,並不意味着打完這三年的攻堅戰之後,我們的金融風險就大大化解了,我覺得可能不是這樣。我們打完三年攻堅戰之後,還應該樹立打金融風險持久戰的理念,千萬不要以為現在防控金融風險的能力強,我們取得了防控金融風險的攻堅戰,我們就可以萬事大吉,高枕無憂。按照總書記的話講,防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永恆的主題,是一個長期的任務,所以我覺得這個方面要高度注意。

第二個是房地產市場的風險點,我認為這個風險問題也沒有得到很好的解決,還有一個風險點是外部衝擊的風險,我們前幾年也在關注。最近兩年的金融對外開放的速度在加快,幅度在加大,力度也在加大,我們看到的領域也是明顯的擴大。所以在這樣一個背景之下,我們的自身監管水平是不是能夠適應這樣一個開放的速度和頻度,我覺得也還是需要我們慎重考慮的。

以下為演講實錄:何德旭:易行長前不久的一個講話,實際上是對中國一年多來,不到兩年的時間,我們打三大攻堅戰,特別是防控金融風險攻堅戰的一個階段性的總結,他的結論是到目前為止整體費用是可控的,打防控金融風險的攻堅戰取得了階段性的成果。

何德旭在演講中表示,在2020年,是三年防控金融風險攻堅戰的收官之年,並不意味着打完這三年的攻堅戰之後,我們的金融風險就大大化解了,可能不是這樣。

還有一些風險是過去沒有的,比如說隨着金融科技的發展,這裏面也可能會暴露出來一些新的風險,科技和金融的深度融合,科技對金融廣泛的滲透,也可能會帶來一些新的風險,這裏面我就舉一個例子,就是從去年以來,19年以來中小銀行面臨著比較大的風險,大家都非常清楚,5月份包商銀行事件,7月份錦州銀行事件,實際上在去年除了這兩家銀行,還面臨著比較大的風險,比如說還有很多跟包商銀行和錦州銀行存在類似情況的相當一部分中小銀行,包括城商行、農商行等,都面臨著比較大的問題。

今日关键词:国考面试名单